修噜噜一碗

lololololololo娘。宋岚中心!

CHU薇:

叶修只是叶修,
没有别人。




不开心就吸叶

一直一直吸叶

看看原著

让自己开心起来!

悠悠堇:

昨天怎么都说不听的姑娘们要是看了这个还没改变想法我也没什么好说了。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打火机:

《全职高手》的主角换人了?




我啰嗦几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认为所谓官方对叶神不上心并非只因为广告这一件事。全职高手动画叶修兼用卡占比最高,崩得最多(各种意义上的),性格人格塑造可谓糟糕透顶,足见官方对这个人物既没有喜爱也没有上心。官方微博发海报图,叶修连个单独的海报图都捞不到——在其他人都是单人的情况下。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这个月还是叶修生日。还有其他许多细碎的小事,或许你们以为不是什么,然而我玻璃心,我小题大做,我心灰意冷,我不知道我花那么多钱为什么只换来官方对叶修这样的对待。我读惯了《全职高手》这本大男主起点小说,他不被捧在最高处我就受不了。


微博上我已经和官微私信。新订的正装立牌还没发货,我现在就去投诉一通,然后退货。其他的,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了。


蝴蝶蓝的存在是我唯一没有删号一走了之的理由,5月29日他还要发叶修的总结,我很期待。以后有钱都会直接打赏给虫爹了,再给所谓官方花一分钱,我是傻逼。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吃饭的事

他就是这么温柔的人啊😭

悠悠堇:

        补档,回过头看这篇真的是迷之羞耻啊。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网上开始流行一种叫作吃播的视频模式,随着这种视频越发红火,做吃播的播主也开始按几何倍增长,在YouTube上有不少靠着直播自己吃饭而火起来的吃播播主。


        一般来说,吃播播主想要红,有三个办法。


        一,吃得多。


        二,长得好。


        三,吃得多还长得好。


        但是偏偏有一个播主,吃得不多,长得也不一定好,却还是火得要死要活。


        什么叫长得不一定好呢,就是观众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这个叫YX的播主,从来不露全脸。


        在视频里只能看到他的手和嘴,还有当天要吃的东西。


        大部分时候那吃的东西还都是泡面。


        可他就是火了。


        为什么呀?


        观众也不知道为什么。


        火得莫名其妙,火得扑朔迷离。


        于是黑粉也多得一逼。


        个个都是街坊名侦探,纷纷一眼洞破这悬案的背后必定是一场交易,幕后一定有金主推手,肯定过不了几天这YX就要开始打广告,卖光碟,开发APP,被狗仔队跟踪疑似裸露真容,然后再和三线小明星传传绯闻,和一线小网红眉来眼去,从此进军演艺圈,混迹娱乐圈,成为十八线跑龙套中的一员。


        当然作为当红播主,YX的忠粉也是很多的。


        而粉上他的原因也特别简单。


        因为YX的手特别好看,看上去比那些泡面之类的还要好吃几百倍。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YX的声音也特别好听,而且短短几分钟的视频里他总能说出一两个流传好几个礼拜的段子。


        YX每段视频的最后都有这么一句话。


        能够好好吃饭是件幸福的事,你也要好好吃饭哦。


        这句话苏得人醉生梦死,听得一干小女生又有了新老公。


        后来YX就销声匿迹了,在保持了好几个月的每日更新之后,忽然就没有了消息。


        忠粉们都快急哭了,一天不见以为老公临时有事,两天不见也很正常,老公也需要给自己放个假,三天不见还可以忍耐一下空闺的寂寞。


        一周不见,也还是OK的,至少可以安慰自己说老公大概出门散了散心,我们这些小妖精也需要给老公一点自由。


        等到一个月YX的YouTube主页都不再有动静后,忠粉们都疯了,有人还造了个寻人启事在网上流传。


                                                  寻人启事


 


        寻找一个YouTube播主,样貌(应该)英俊,(大概)肤若脂凝,爱好泡面,能言善道。据不完全统计,他有一百万以上个老婆(性别不限)分布在世界各地。


        请见到他的朋友告诉他,他的老婆们仍在刷着他的首页等他回来,现在回来可以对他的重婚罪既往不咎。


                                                                                             钦此。


 


        当然,用这样的寻人启事能找到人就奇怪了。


        总之YX就这样人间蒸发,连黑粉都觉得有些寂寞了起来。


 


 


        直到三年后,改回真名的叶修在大众面前第一次献声,一开嗓,就有个记者激动得差点晕过去。


        那个记者正好是YX的一百万个老婆之一。


        对YX的声音极为熟悉。


        也立刻把YX和叶修联系了起来。


        “请问叶修大神你就是当初YouTube上火遍半边天的播主YX吗!”


        这记者也没等新闻官允许他站起来,直接如火箭般地冲到前排,要不是保安拦着,他估计还得上去跟人舌吻一番。


        “是啊。”叶修好像一点都没因为这突发情况感到惊讶,很自然地承认,“是有这么一回事。”


        于是那晚,心如死灰了很久的YX忠粉又集体活了过来。


        就说老公怎么消失了这么久,原来是跑去打游戏了……哎呀不对啊。算一算时间,老公之前不是也应该边打游戏边录视频吗,怎么到后来忽然不录了,原因呢?


        给我一个理由啊老公。


        当然,记者当时也这么问了。被叶修以和记者会主题不符而委婉地拒绝了回答。


        但是人类的好奇心总是无穷无尽。


        尤其是这件事还上了当天的热搜榜,YX/叶修/YX叶修这三个关键词名列前三。


        “原来叶修这不要脸的还有‘被人看着吃东西会有快感’的性癖。”方锐啧啧称奇。


        “我原本以为你只是战术打法上比较猥琐而已,看来是我看错你了。”叶修道。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陈果也很好奇,毕竟这种事真不像叶修的风格。


        叶修三言两语敷衍过去,当时兴欣也正处在忙碌的阶段,于是也就没人深究下去。


 


 


        到了第十赛季结束,世邀赛也取得冠军之后,一直很安分守己的YX忠粉终于按捺不住了,纷纷要求叶修回来再录一次吃播,就当作是对抛弃百万妻子多年的补偿。加上这次好几个职业选手也参与在里面蹦跶,叶修最终还是答应了这事。


        时值待在苏黎世的最后一晚,叶修在YouTube上开了第一次直播,之前他一直都是录播。


        “咳咳。”叶修试了下音,“大家听得见吗?”


        屏幕上立刻刷过一大片“听得见”、“老公欢迎回家”、“老公你可算回来了我们的孩子都三岁了”之类的鸡血留言。


        “呵呵。”叶修笑了一声,于是又飘过了满屏的“耳孕”。


        这次直播的观看人数出奇的高,几乎要刷新YouTube有史以来的纪录。


        “那么今天,我们依旧来随便吃点东西。”叶修朝后看了一眼,“面好了吗?”


        “好了好了。”观众听到耳麦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然后就看到方锐拿着泡面来了。


        “今天首先要试吃的是在这边的7-11里购入的泡面。”叶修接过泡面杯,方锐没走开,直接坐到了叶修旁边,“据说是泡菜炖牛肉咖喱泡椒鱼蛋味。”


        大家纷纷刷起“谜之黑暗料理”。


        叶修吃了一口。


        真的只吃了一口。


        然后就递给了方锐。


        方锐一脸“大哥你不至于这么坑我吧”的表情,叶修的表情很和善:“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不要浪费粮食啊小方同志。”


        于是方锐含泪吃完了那碗滋味清奇的泡面,还好买的是小杯,要是买了大杯,他只能选择死亡。


        然后叶修又从购物袋里翻出了点稀奇古怪的食物,方锐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拉住他的手:“你等等,我把其他人也叫过来,好吃的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啊。”


        要死一起死。


        然后全世界的观众快乐地目睹了一场中国队集体闷声作大死的活动。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结束了,本次直播是为了提醒大家,以前没吃过的东西最好不要轻易尝试哦。”叶修笑。


        “你……”黄少天差点骂出的脏话,幸好还记得现在是直播,于是给自己哔了一声,“你自己根本就没怎么吃,全塞给我们你还好意思说?”


        面对集体的声讨,眼神的控诉,留言里的“233333333333”,叶修若无其事地进行总结:


        “你现在应该有在好好吃饭了吧?那么再见。”


 


 


        “老叶你当初到底干嘛录吃播,快点告诉我理由。”黄少天一看到叶修关直播就赶紧问,叶修沉迷录吃播的原因在这一年里真是众说纷纭,在职业圈里也有好几种说法。


        “想知道?”


        “当然想。”黄少天点头。


        “就是不告诉你。”


        “靠,你想打架吗?”


        “不想。”


        “你别逼他了,他可能就是喜欢被别人看着吃饭。”方锐贼兮兮地把手放在叶修肚子上,然后很快被拍掉。


        “你以后可以来我这儿,我每天看着你吃。”王杰希说。


        “你不要仗着地理优势就在这里无法无天了我警告你!”黄少天怒,手指差点戳到王杰希的鼻尖。


        当然,直到今天,叶修为什么会做一个吃播播主,也仍是职业圈七大未解之谜其中之一。


 


 


 


 


        ***


        ***


 


 


 


 


        树洞君,我有一个小秘密想和你分享。


        以前我减肥过度的时候一不小心得了厌食症,我在寄给偶像的礼物里小小地提了这件事。


        我想只是向偶像撒撒娇而已嘛,但是偶像那么多粉丝每天一定收到很多礼物,也不一定会每件礼物都仔细翻一遍。


        然后我在几天后收到了偶像寄来的信,信里有一个网址,输入网址后我看到了偶像发的吃播。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我知道一定是他,应该说正因为看不到脸,我才知道是他。


        当时听到偶像说“能够好好吃饭是件幸福的事,你也要好好吃饭哦”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哭了。不是因为难过或者委屈,是因为太感动了,高兴到手舞足蹈。


        后来经过不算短的一段时间,我的厌食症好了,我把这件事写信告诉偶像,他没有回信,只是没有再继续录视频了。


        前几天,我看到他又录了一次吃播,我发的弹幕淹没在了无数弹幕里,但我还是笑得很高兴。


        直到偶像说:你现在应该有在好好吃饭了吧?



        我一瞬间泪流满面。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我啊。


        真的是高兴到快要窒息,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我妈推门进来看到我那副锉样差点把我送进医院。


        只是因为我的一句话就为我做了这么多的偶像,我到了下辈子也还想做他的饭。


        因为有这样令人喜欢的偶像,我才幸福地活到了现在。


 


 


                                                             匿名用户.


 


 


        真的是很好的偶像呢^ ^


 


                                                             树洞.


 


 


 


 


        这篇之后就不再补档也不再更新啦。悠悠堇去写稿子了。然后写生贺。


        让我们一起期待一个月后的老叶生日!


        大家可以在这篇LO下随时适当地表达对我的思念(。)


        点文会写的,黄文会有的,生贺超长的。


        一个月后见!        

【黄叶】无中生有

让我死!!!!!!!! @圈冷到哆嗦的茗鑫 你快来看看!!!!真的超好看!!!不骗你!!!!

打伞天:

国家队的选手们觉着,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好像也太好了点儿。


其实真的也不怪选手们多想,本来朋友嘛,互相聊聊天串个门什么的也很正常,可黄少天一天要找叶修个两三次,找不到还要满世界地打听叶修去哪儿了,这朋友相处的,是不是也太……如胶似漆了啊?


第一个有这想法的是喻文州,他也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他是黄少天的室友。经常发生的情况是喻文州中午回房间,黄少天不在;下午回房间,黄少天不在;晚上回房间,黄少天不在。一问黄少天他去哪了,黄少天就很理所当然地答:“去找老叶了啊。”


一开始别人问喻文州:“诶喻队,你知道黄少在哪儿吗?”喻文州就会回答:“不知道啊,你打他电话看看?”


到后来别人问喻文州:“诶喻队,你知道黄少在哪儿吗?”喻文州就会回答:“不知道啊,你去叶领队房间找找看?”


喻文州本来还觉得没什么,黄少天也和喻文州说过,从前和叶修离得远,不常见面,现在住这么近了,见面就特方便。口气挺正常的,就是在谈论朋友。


可到后来情况变本加厉了,喻文州晚上临睡前黄少天没回来,第二天大清早醒了,黄少天的床居然还是空的。


黄少天解释时的神色依旧无比正常且正直:“哦我在老叶房间里一不小心待晚了,怕回来吵醒你,就在他那睡了。”


喻文州不知道该问些什么。是问“为什么你会待那么晚”,还是问“为什么你就那么理所当然睡叶修房里了”?他踟蹰了好一会儿,心思转过千百回,最后终于小心翼翼问出一句:“……少天,你不会是在和叶修……谈恋爱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说,“队长你太幽默了,怎么可能?”




第二个发现的是张佳乐,他和黄少天私交也挺好,来到苏黎世后,俩个人常常会在比赛压力没那么大的时候组队出去,逛逛异国的街道,按着从网上搜的美食攻略一路胡吃海塞。


而在攻略中普遍享有盛誉的是一种猪肘子,抹上香料,烤得外酥脆里软糯,一咬都是锁不住的瞬间满溢出来的肉汁,入口即化。而且分量很足,食量正常的吃一只都能饱了。黄少天试吃过一次后表示敌人非常狡猾,居然企图用肘子瓦解外国选手的意志。


话是这么说,临回去的时候,黄少天还是又外带了一只走。张佳乐和黄少天并排走进寓所门的时候心里还在盘算呢,等会可以去找黄少天再蹭一顿肘子吃。


然后叶修就迎面走下楼来了,穿着件松垮垮的棉T恤,趿拉着拖鞋,头发也没怎么打理,好几根都是翘着的。张佳乐都没来得及打招呼,他身边的黄少天就已经“唰”地迎上去了:“你不会才起吧?”


“哪能呢,”叶修说,“起来后一直待房间里研究比赛录像。”说着他又凑近闻了闻,“什么啊这么香?”


黄少天就一扬手里的袋子:“给你带的吃的,我就估摸着你不会记得吃午饭。”


叶修咳了一声:“说什么话,我不是已经下来找吃的了吗。”


“老叶你说你悲不悲哀,哪天记得按时吃饭了居然还得特此表扬了,”黄少天拽着叶修的胳膊把他又往楼上带,“走走走,我和你说那地方卖的肘子特别好吃,我吃了一次都险些背叛革|命。”


叶修任黄少天拽着他走,借着黄少天的力懒洋洋往楼上蹭:“少天同学你不能慢点?我一个没吃饭的老年人,没你们这些年轻人的精力。”


黄少天回头瞪他:“少废话,难道还要我背你啊?”


“嗯,既然你有这份心。”叶修说。


黄少天直接转头拿后脑勺对着叶修了:“滚滚滚滚。”


俩人一边扯皮一边走远了。全程被晾到一边的张佳乐:“……”


他站在楼梯口,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被抛弃了的错觉。


这样的事情重复了两三次,张佳乐终于有点细思极恐了。只要是黄少天和叶修在场,旁人就根本插不上这俩人的话。张佳乐觉得,这大概或许可能有一点……不正常吧?


叶修张佳乐是不敢去问的,就连问黄少天,张佳乐也做了半天思想建设。他挑了个周围没人的时候,跑过去在黄少天旁边坐下了,清一清嗓子:“介意我问你件事不?”


“问呗。”黄少天很爽快。


“就那个……”张佳乐组织了半天语言,总算问出口了,“你和叶修……你们不会是在谈恋爱吧?”他问出来的时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说,“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吧?”




网瘾少年……青年方锐也发现了不对。


是这样,身为一个网瘾青年,方锐即使出了国,也在坚持每天更新微博。兴欣粉们经常要在评论里把方锐大大好一阵夸,转头又跑去叶修微博底下哭诉:“叶神!你看看方锐大大!你就不能多和你队友学学!”


自从退役后,叶修那个本来和僵尸号没什么区别的微博也渐渐用的勤了,然而还是话少,谜之高冷,十天半个月不更新,更新了还是转发,而且连转发都基本是系统自动生成的“转发微博”。方锐觉得连周泽楷微博的画风都比叶修正常。


但他今天早上起来,抱着个手机刷新了一下首页,发现叶修昨天晚上居然更博了。不过还是高冷非常连字都懒得打的转发,转发的什么“你在当法医时遇到过哪些灵异事件”。方锐抽了抽嘴角,刚准备略过去,就被这条博的评论数吓了一小跳。


这么多评,叶粉原来都是灵异爱好者?


方锐好奇地戳进去看了看,只看一眼他就明白了……因为排在热评第一的,赫然是某人的回复。


蓝雨-黄少天V:这么晚还不睡呢老叶?什么趣味啊大半夜的看灵异故事?也不怕被吓得整宿睡不着?得亏明天没比赛。


叶修在下面回了黄少天:“你还不是一样?”


“都没睡正好,”黄少天回,“来PK,好久都没和你的战法打了手都生了,开个战法过来PKPKPK。”


叶修:“P什么K,大晚上的,越PK越睡不着。要实在想玩游戏的话,国外好像也可以上4399。”


黄少天:“你走你走你走。”


叶修:“来不,来玩黄金矿工?”


黄少天:“你走你走你走你走。”


叶修:“微博也有自动回复啊?”


黄少天:“什么自动回复,我这明明多了一个‘你走’。”


叶修:“俄罗斯方块也可以。”


黄少天:“你走你走你走你走你走。”


叶修:“那贪吃蛇?”


黄少天:“……………………还是黄金矿工吧,你等我去你房间找你。”


叶修:“嗯,过来带点吃的啊记得。”


黄少天:“没吃的,吃剩的瓜子壳要不?”


叶修:“赏你了,不好意思和你抢。”


下面粉丝的回复不用想都炸了。


方锐无比想剁了自己戳进这条微博的手。住一块还要拿微博聊天我真的不懂你们啊?俩位麻烦分清一下场合啊?大半夜的俩个单身男青年挨在一块玩黄金矿工……卧槽这画面也太美啊?


等等,不对,这俩真的还是单身男青年吗?


接下来的日子里,方锐越来越怀疑这点了。叶修微博更的不勤,但每次一定都会有和黄少天的互动。叶修发一条“@蓝雨-黄少天,这个录像你拷回去看看”,黄少天就立马回“我靠老叶我就坐你旁边你有话不能直接对我说啊”;黄少天发一条“今晚大家表现都太棒了”,叶修就转发说“嗯,谢谢少天大大这么赞赏我”……转发黄少天的微博他倒是打了字了。


最可怕的是某一天,黄少天发了条博:“我觉得我这人好烦啊,你们觉得呢?”下面的粉丝刚开始安慰抱抱摸摸头我们不嫌弃你么么哒,过会黄少天又跳出来转发这条:“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妹的你拿我账号瞎发些什么!!!!谁烦了你给我说清楚!!!!”


网瘾青年方锐的网瘾差点就被硬生生逼好了。


他痛定思痛,决定不能再这么下去。他和叶修更熟些,但考虑到黄少天比较好套话,他决定先去问黄少天。


“你和叶修,”方锐直截了当地问,无比自信自己的判断,“你俩是在谈恋爱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说,“不可能……吧?”


他突然抓住了方锐的胳膊,语气有点儿急:“不是,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和老叶在谈恋爱啊?”


方锐白眼都要掀到天花板上去了,为什么,居然还问为什么?老子隔着个手机屏幕都快被你俩闪瞎狗眼了。


方锐实在是没什么好讲的,但看黄少天那一脸紧张震惊混杂着隐隐期待的表情,他还是一个心软,宽慰了黄少天一句:“你看,咳,怎么说呢……你和叶修关系很好嘛,大家开你俩玩笑呢。”


黄少天一想,是这个理。接二连三地被人这么问,他本来有点慌,听到方锐这个解释,他又立马释然了。这确实挺常见的,关系好的朋友会被周围人起哄说谈恋爱什么的。


虽然黄少天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在微弱地抗议“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但他把这声音踩灭下去,回头就又兴高采烈地去找叶修了。


日子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去,转眼间小组赛就过了半。


某天国家队的选手们比完赛,三三两两结着伴儿从场馆出来,就听见轰隆一声闷雷响,天突然哗啦啦下起了大雨。没人带了伞,大家狼狈地抱头鼠窜,登上巴士的时候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


而黄少天大约是个不能淋雨的体质,淋了点雨,再吹了点凉风,回去当晚他就发烧了。


张佳乐那天有事找他,找了一圈没寻到人,等在沙发上找到窝那儿的黄少天的时候,这人都已经快烧开了。


“喂喂喂你没事吧?”张佳乐看他那潮红的脸色,手忙脚乱,赶紧打电话准备叫随队医生过来。号码还没拨出去,就听见黄少天含含糊糊说了句:“……叶修。”


“什么?”张佳乐一下子没听清。


“叶修。”黄少天说。


“我去,都烧成这样了,你还在想些什么啊?”张佳乐哭笑不得。


“叶修。”黄少天没有管,又执拗地重复了一遍。


“……行行行行,”张佳乐头疼,腮帮子更疼,“我去叫他,你等会。”


叶修那时正在会议室和张新杰说着话,被张佳乐一叫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连手里的钢笔都忘了放。黄少天蜷沙发上,喘着气,一个劲地冒汗,眼睛都眯起来了,但看见叶修过来,他好像却一下子开心了,笑起来,又喊了声:“叶修。”


然后就凑过去,抱住了叶修,不撒手,怎么着都不撒手。


叶修没让黄少天放开,只是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将他从沙发上扶起来,又转向张佳乐:“你和医生说一下,他待会过来了直接去我房间。”


“……嗯,好。”张佳乐说,明智地选择撤离了这个地方。


叶修一路把黄少天扛上楼去,这可真要了他的命了,他不是什么爱运动的货,黄少天体型也不是娇小轻盈那一卦。他搀着黄少天,喘口气,伸出手去够门把手,黄少天却突然又凑近了一些,小声地唤:“老叶?”


黄少天的吐息扑打在叶修的耳边,一阵阵地发烫。身上也是热的,紧贴着叶修的皮肤。


“嗯?什么?”叶修呼吸一抖,觉得扶黄少天的那只胳膊都有点不稳了。


但黄少天只是低下头,慢慢在叶修颈窝里蹭了蹭,又不说话了。再过了一会儿,黄少天才说:“你别走啊。”


叶修转头看他的发旋,还有几根躺乱了的支棱起来的头发。他伸出手去,轻轻帮黄少天将头发梳理好,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算是发现了,他拿黄少天没有一点儿办法。


将黄少天弄到床上去,给黄少天脱衣服脱鞋,盖被子,又守着他挂水,一直忙活到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醒来,叶修发现自己居然就缩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的衣服都还穿的昨天那一套。


他“嘶”地吸了口气,从沙发上下来,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发僵发胀的关节,觉得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黄少天居然已经醒了,刚从床上坐起来,愣愣地看着叶修,脸上的表情万分精彩,估计是想起了自己昨晚的表现。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走过去,俯身的时候都能从黄少天的呼吸里嗅出紧张来。但他没事人一样,只是神色自然地伸出手,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嗯,不太烧了。”


黄少天被他这么一摸,更是僵硬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那个……叶修?”


叶修“嗯”了一声,手还留在黄少天额头上,顺势就在黄少天的嘴角亲了亲。


黄少天“咣”一下栽在了床头。


“我靠,你,你,你那什么……”他语无伦次地说,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来,“我……”


叶修也不急,就问了句:“不要啊?”


黄少天的大脑一边是空白,一边是漫天飞扬的彩虹,无数只知更鸟扇动着翅膀从当中扑啦啦穿过去,嘴里衔着的全是编成了花环的巧克力。


他张了好几次嘴,居然都没能挤出一个音来,情急之下,干脆直接拽过叶修亲了上去。他撤开的时候耳根子都是红的,可他抓着叶修的手,抓得特紧,生怕叶修会突然一个耍赖跑掉了似的。


“要,”黄少天说,“要。”     


FIN.


终于把这篇写出来啦,“别人以为他俩在谈恋爱,其实他俩没有在谈恋爱”的那个梗,其实就是想写旁观者清的感觉?上次只欺负了喻队一个,这次再拉几个来陪他2333


PS“住近了后一天要去找对方个七八回”和“偷摸摸用对方的社交账号发东西”这两个都取材于真人真事,来自某对好莱坞演员,那两位完全是“不是很懂你们直男的友情”系列,关系好到真的被认为过是在谈恋爱。)